当前位置: 主页 > 全讯网资讯官方网站 > 正文

“美国能源优势”推动中美能源大单

来源:佚名 时间:2018-03-13 04:27

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华期间,与中国签下超过2500亿美元的协议。其中的能源合作项目如果如期落实,将充分利用美国丰富的石油、天然气和煤炭资源,加以开发和出口,正符合特朗普“美国能源优势”计划。

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华期间,与中国签下超过2500亿美元的协议,集中在能源、科技和航空等领域,这是美国总统亚洲之行的一大亮点。事实上,特朗普当选总统至今,在国内外遭遇巨大压力,与中国的贸易谈判亦举步艰难。访华签下大单是一剂强心针,也是“美国能源优势”计划的一部分。

特朗普签下的这一连串大单,与能源相关的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中国能源投资公司计划在未来20年投资西弗吉尼亚州页岩气开发,包括衍生物的发电、化学制造和地下储存项目,拟投资额为837亿美元,这一金额超过了美国去年的GDP。二是中国石化、中国主权基金和中国银行同意与阿拉斯加共同开发430亿美元的液化天然气项目。阿拉斯加油气开发项目已经讨论了多年,一开始埃克森美孚公司、康菲石油公司、英国石油公司和横加公司都想参与,但当他们了解到项目预计耗资650亿美元,且需要十多年的时间才能建成,先后退出。三是中国石油与切尼尔能源公司签署谅解备忘录,据美国国务院发布的新闻稿,这两家公司合作主要集中在油气领域,并将就液化天然气项目继续进行深入的讨论。四是空气化工产品有限公司和国有兖矿集团有限公司拟组建合资公司,建造一台价值35亿美元的煤制合成气生产设备,以建设并运营空分、气化和合成气清理系统设施。空气化工产品有限公司目前是该项目第一阶段的供应商。

这几项合作如果如期落实,将充分利用美国丰富的石油、天然气和煤炭资源,加以开发和出口,正符合特朗普“美国能源优势”计划。

“美国能源优势”与中国共赢

“美国能源优势”不是新概念。美国多任总统均追捧“能源独立”,主要集中在减低美国对进口石油的依赖度,而“页岩气革命”则令美国有机会实现最终的“能源独立”。在这一背景下,特朗普更进一步推出“美国能源优势”概念,改变进出口组合,不仅要减少进口石油,更要大力出口油气资源,令美国成为出口国。

长远来说,“美国能源优势”能让美国摆脱中东和北非等不稳定的供应来源,减少参与干预不稳定地区的冲突和内战,转而集中推动本土生产力和出口量,优先跟位于稳定地区的进口国建立关系,从而加强美国在外交政策举措中的议价能力。这也符合特朗普“美国优先”计划的政治目标。

由于页岩气油气产量增加,美国能源出口亦大幅增长。事实上,美国净能源出口已经上升到几十年来的最高水平。乐观情况下,美国到2020年甚至可能成为净能源出口国。当然,前提是美国公司能继续开发本土油气资源,如果美国公司不能通过钻井获利,“美国能源优势”计划将不能充分利用其石油和天然气资源。油气行业是以市场力量为导向的,而不是以政府为导向。联邦政府鼓励国内生产增长的能力有限,所以需要外来投资。在这一角度下,与中国的合作协议更为重要。

阿拉斯加天然气项目需要中国

特朗普所签的能源合作协议的一个亮点是阿拉斯加液化天然气项目。阿拉斯加北坡有大量天然气资源,而美国正在提高天然气出口能力,增加出口天然气到亚洲。中国也需要更多的天然气来提高其空气质量,天然气将在取代煤电厂方面发挥核心作用。阿拉斯加项目所在地也比目前美国的液化天然气来源项目所在地(如墨西哥湾沿岸)更接近中国,因此阿拉斯加向中国出口液化天然气在理论上很有前景。

阿拉斯加州购买了该项目的股份。此前由于石油收入下滑,一些分析师认为阿拉斯加需要吸引更多的客户,才能获得建设融资。阿拉斯加州州长比尔·沃克(BillWalker)担心财政紧缩,一直在争取寻找合作伙伴,并希望中国参与其中。特朗普带来的大单是个好消息,比尔·沃克表示该项目每年将产生近100亿美元的收入,目标是在2024年开始生产。

可是,在整个阿拉斯加州崎岖不平的地形上建造一条长达800英里(约1287公里)的天然气管道并不容易。埃克森美孚公司本来参与了该阿拉斯加天然气项目,但随着液化天然气供应浪潮冲击市场,以及东亚液化天然气价格下滑,埃克森美孚公司认为阿拉斯加液化天然气经济效益不高,最终在2016年退出了项目,另外两个合作伙伴英国石油公司和康菲石油公司也先后跟随其脚步退出。

特朗普大单存在不确定性

尽管特朗普十分重视和宣传访华期间签下的订单,但很多单子还缺乏有关融资、承购协议或时间表的细节。特朗普签下的是典型的大型峰会公告,除非公告中所有的内容都已经到位,否则很难判断判断那些大型项目能否落地或者筹集到资金。

再者,特朗普签下的能源合作协议以至“美国能源优势”的提法均只关照石油、天然气、煤炭等传统能源行业,忽略了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技术等方面的合作。而在当下,可再生能源是发展最快、潜力最大的能源形式,与未来发电、电池和电动汽车有不可或缺的关系,能源创新技术对可再生能源应用、电网、储能等亦有决定性影响。中国已在这些市场里占据主导地位,美国政府反而大幅削减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技术的研发预算。

总体来说,特朗普访华所签的能源合作协议,遵循“美国能源优势”和“美国优势”的思路,但亦反映了特朗普能源政策的盲点。这些值得我们关注。(作者余家豪为哈佛肯尼迪学院能源地缘政治项目研究员)